开播零关注,岳云鹏也不好笑了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70

有的失去了两只腿,只能拖着身体挪动;

校长满是骄傲地把他的画展示给围过来的同学们。

有人用生命热线唤回了几十条生命;

在“天使知音”,不仅有每周的音乐课程、还有让孩子们打工的咖啡厅、让学手工的小课堂——为了让他们打开心门,尝试着融入社会。

他们生来平凡,光在自己的生活里挣扎就已经费尽力气。

1

如果孩子们不读书,他们和他们的下一代就会重复这样的生活。

每隔一段时间,都有被父母、亲戚抛弃的孩子被送到刘甫面前。

可能因为刘甫待孩子们是真心实地的好吧,越来越多的大人把孩子送了过来。

同样喜欢画画的,还有龙恩。

周予松在水厂有一份上一天、休息一天的工作。

或许,正如毛不易在创作手记说的那样:

他带着他们到各种场合上表演:乡间的红白事、店铺开业、乃至全国青少年元旦晚会。

有时候,刘甫也迷茫,自己老了,那些孩子该怎么办?

幸好,校长老师们及时赶到,夺过了刀。

2

更拉害怕没有人照顾的孤单日子,她选择去死,认为这样就能见到刚病逝的母亲。

对牧民们来说,把孩子拉扯大的意义,就是继续放牛、结婚、生下一代。

刘甫能做的,也只是给孩子们一口饭吃、教会他们一点可以生存下去的本事,不至于走上歪路。

出生在交响乐世家的曹小夏,无意中在杂志上看到一句话:“音乐治疗可以帮助自闭症患儿打开‘耳朵’。”

他们知道,这世上还有许多不被认可的梦想,不被祝福的感情,不被眷顾的孩子,他们不曾犯错,却只能颤颤巍巍,单薄地行走在路上……

今天社长说的是它——《凡人时代》。

更拉拿起刀要自杀时,对死并不恐惧。

带回家,给它们洗澡、打针。

关键时刻,我们看到了医护人员的专业力量,也看许多普通人挺身而出:

但这份爱来得有代价。

对于乐团的老师们和家长们而言,最值得骄傲的,并非是孩子们学会了多少新的乐曲,而是他们可以一个人去买饭、一个人做地铁、一个人上课……

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说,“我妈说我没有退路了,就来了这里。”语气是坚定的,但他不想面对镜头。

但没关系,慢慢走,生活给他们的礼物,只会迟到,不会缺席。

有些事情,或许是别人眼里的一小步,却是他们人生的一大步。

曹小夏让孩子们跟着音乐走圈、试着接触乐器。为了孩子们知道什么是音符,每个孩子配一名志愿者。他们用手抬起孩子们的头,跟着黑板唱“哆、唻、咪”。

和荧幕里的形象不太一样,他不搞笑、不卖萌,絮絮叨叨着自己的家常、爱好、苦恼……

那就是她再见到妈妈的时候。

虽然家长们都担心孩子会受伤、抗拒,曹小夏还是决定系统地培训孩子们学习乐器。

这些“没有选择”的孩子,似乎只剩下投奔刘甫一条路走。

这当中,还包括岳云鹏的故事。

更多的时候,周予松需要从街上去解救流浪狗:

吹萨克斯的女孩突然不肯听课排练,坚持要老师陪她出去走一圈。

被妈妈带大的她,实在接受不了妈妈的离世。

但做了这么久对的事情,真的不舍得。

这是他的日常。

美术课之外,他拿着粉笔,在黑板墙上画火箭、画飞碟、画星星。

2016年班玛多杰被分配来当校长时,学校才两百多个学生。即使吃住等费用全免,依然有很多家长不把孩子送到学校、甚至连什么是“上学”都不知道。

他给家长们看学校的图册、介绍国家的帮扶政策,更用自己的成长经历去说服每一个家长;

希望这部片子,能带给人们对美好的向往。

这大概是曹小夏最束手无策的时候。

很多人很贫困,被狼咬死的牛肉也不舍得扔,给孩子们吃,却让孩子得了寄生虫病

图什么呢?

渐渐地,学生的数量从2016年的220人,增加到了2019年的508人。

更幸运的是,她空空的手里,被塞进了一只画笔。她在音乐课上唱起关于妈妈的歌,在美术课上画关于妈妈的画。

他说:其实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

某一天,团员刘际元的妈妈哭着给曹团长打电话:“我儿子今天问我要不要喝水。”

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,牧区的生活却仿佛静止不动。

2018年,周予松结束了自己和太太十年的婚姻。

学校的成绩从倒数第二,变成了全县第二……

唯一让它们亲近的,只有“爸爸”周予松。

也有人身患重病,还坚持做志愿者帮助病友……

给流浪狗、给孩子们一个“风吹不着、雨淋不着”的家这个承诺,他们在一天,就会履行一天。

可他撂不开手,只能继续。

平凡人也好,明星也罢。

结婚十年的妻子已经下了离婚的最后通牒,因为他太自私,只知道自己狗那一点儿事,完全不顾家。

虽然孩子们把自己的世界封闭起来了,但音乐可以穿透它。

他后悔了。

它们有的被铁丝牢牢拴住了腰,近乎半瘫痪;

于是在2008年,“天使知音”自闭症患儿乐团诞生了。

这个位于郊区的废弃菜市场,有足够大的空间给他们练功。

这是在给这些自闭症儿童当老师后,曹小夏经常遇到的问题。

几年如一日。

这是27年里,他第一次关心生病的妈妈。

靠着表演的酬金,这个杂技团艰难地存活着。

孩子已经27岁了。

周予松也承认:对得起狗,却对不起家人。

在美术课上,他一笔一划极其认真。涂上色彩,他会跑着拿去给校长班玛多杰看。有时候一天能跑十多次。

这些偶尔的独立时刻,让疲惫的父母们得到片刻休息。

乐团铜管老师,很开心地指着学生说:“他很厉害的,十几公里路,从宝山过来的!”

她心里有了希望,于是脸上有了笑容——希望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、能画出心中“完整的”母亲。

他们加入“孤儿杂技团”的情形,也和小豆子相仿——家人觉得孩子没有读书的命、或是没人养,送到这里拜个师傅,学个手艺,好歹是条“活路”。

有的皮肉里嵌进了上一任主人留下的颈带、背带,要做手术才能取出来……

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:怕生,不亲近人。

就像曹小夏说的那样:这些孩子有些“特殊”,他们像蜗牛一样,慢慢的爬。

还有的不理解做手术是什么,孩子病了迟迟不同意去医院,最终孩子没被救回来……

和周予松做着类似事情的,还有“孤儿杂技团”团长刘甫。

更拉和龙恩就读的这所牧区小学,位于海拔4500米的山洼处,是个被雪山包围的地方。

错综复杂的世界里,在某些时刻,“凡人”也闪闪发光。

还有人站在草原上卖牛肉干、带着牧民们致富;

他给孩子们增加音乐、美术和体育课,让他们见识到更丰富的世界;

2017年静悄悄上线,豆瓣上至今没有评分。它用镜头记录一群普通人的生活,每一集6分钟,连载至今。

更小一点的孩子说:“我爸爸死了,我妈改嫁,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。”

生活有太多无奈,逼着人必须要做出取舍。

十三岁的小女孩,从小就没有父亲。

2019年的关键词“我太难了”,在2020年的开端,依旧流行。

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《谈心社》栏目(公众号:txs163)出品,每天更新。

谈心社,这里是年轻人谈心的地方。微信搜索“谈心社”关注我们,倾诉你的故事吧。

休息的24小时,他完全放在了狗场。

获得达日县美术比赛一等奖的他,外人绝看不出来是个智力有障碍的孩子。

早上六点,团里最小的孩子从床上起来,轻声把同宿舍的哥哥们叫醒。

在每集时长不过几分钟的《凡人时代》系列里,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。

3

刘甫和周予松,就这样,一个照顾孤儿、一个照顾流浪狗。

他带着学校的老师们,一家一家地去家访,用四年的时间走遍了满掌乡的每一户人家。

在满是灰尘的泥地上,孩子们翻跟头、压腿、试着把腿掰过头顶……就像旧时代的戏班子,大孩子带着小孩子出晨功,汗水混着灰尘在脸上身上流下灰黑的痕迹。

如果老师不答应,她就尖叫、疯跑……

在《凡人时代》的简介里,创作者们写下他们的期望:

他们有的住在帐篷里,帐篷破着大洞,内外一个温度;

同学们异口同声地称赞:“漂亮!好看!”并和他击掌的时候,就是龙恩这一天的高光时刻。

他就是这群孤儿的“家长”。

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,总还有人,给生活保留一份温柔和善意。那是属于每个平凡人的高光时刻。

藏族汉子班玛多杰深刻地知道,只有上学读书才能改变命运。

半夜,周予松匆匆赶到高速公路边的一个救助站,迎接他的“孩子们”——几十只刚从非法运狗车上解救出来的小狗。

不求终将到达某处,只求路上少些阻碍,让他们同样平凡。

她惊喜地发现对于普通孩子颇有难度的课程,他们学两遍就会了。

如果看过电影《霸王别姬》,大概会想起小豆子和师兄们练功的场景。

外卖小哥、清洁阿姨、卡车司机……

只是已经没有退路了,能做一点是一点。